非标转变前夜 信托TOF快速“成长”

作者:EA视讯发布日期:2020-08-14 21:30

  未能被足够重视。而近两年,监管趋严且优质非标资产逐渐稀缺。在这种情况下,TOF/FOF产品呈现出的收益稳健、流动性较好的特点吸引了多家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业内已有中信信托、百瑞信托、万向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进行TOF/FOF产品的研发。

  “起初公司是以自有资金来进行投资的,在得到了市场认可后规模逐渐扩大,有机构客户认购也有个人高净值客户。”某信托公司金融市场部人士告诉记者。

  该人士表示,在管理规模扩大的过程中,信托公司也需要进一步加强投研、运营、客服等岗位的团队和能力建设。

  如今,信托行业正身处转型最关键的时期。谁越早转型,就越能够适应后面的竞争环境。

  那么,信托公司研发的这类TOF/FOF产品是否有望成为传统固收产品的有效替代?其底层逻辑又是什么?

  记者注意到,过去伴随着房地产行业以及地方基础设施建设的融资需求,信托公司抓住机遇,开创了两类融资型信托产品。在此过程中,也给国内的高净值客户带来了长达十年享有年化8%至12%稳定回报的理财产品。

  在百瑞财富高级理财经理王琳看来,这是在特定历史背景下,中国市场独有的理财产品。然而,在国家“房住不炒”的政策基调下以及疫情后国家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的背景下,固定收益类信托收益率已出现明显下降。

  对于“且买且珍惜”的论调,王琳指出,长期来看,固定收益类信托产品不是还能不能买的问题,而是伴随监管政策的引导,资质好的固定收益类产品还买不买得到的问题。随着收益率的下降,资质好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回报还能否跑赢通胀,能否满足高净值客户资产保值增值的目标,或许都要打上一个问号。

  记者采访了解到,普遍来看,信托客户风险偏好较低,投资理念偏稳健保守,如果配置单一投向股票、股票型基金的产品,其净值大幅波动,信托客户将难以承受。不过,如果基于量化技术进行资产配置,则有望实现较为稳健的风格,这也是当下有信托公司将FOF/TOF业务作为重点方向的原因。

  TOF,顾名思义就是“基金中的信托”,是一种专门投资信托产品或基金产品的信托产品。从广义上讲,TOF是FOF(基金中的基金)的一个小分类。

  中信信托金融市场部总经理、TOF产品负责人赵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信托客户来说,获得稳健的投资收益是重要的目标。从公司角度,在净值化转型过程中,希望设计的产品是收益比非标高一些,流动性比非标更好,波动和回撤要严格控制。

  记者注意到,信托行业已有部分运行了两年以上的TOF产品实现了上述目标。从某种程度上看,这些“先行者”取得的成果也说明了信托行业的标准化投资业务是大有可为的。

  有分析认为,在股票、债券等底层资产投资中,信托很难与公募、私募基金去直接竞争,但在TOF这个领域,信托具有独特的竞争优势,既可以积极响应监管关于信托业务转型的号召,又可以丰富公司的产品线,给信托固有客户更多的投资选择,满足客户需求,提升客户粘性。

  在赵晞看来,资产配置策略不是一成不变地搞拼盘,而是要进行动态、灵活的调整。

  谈到大类资产配置,赵晞告诉记者,在配置底层资产时,穿透资产的表象并看到反映其本质的市场贝塔属性是非常重要的,然后根据投资需求来评价各类资产的投资性价比。

  以中信信托·睿信稳健配置TOF为例,在权益类基金投资中,基本没有配置明星股票多头公募或私募基金,绝大多数是以指数增强基金和行业/风格的基金为主。赵晞透露,所基于的考虑是,明星基金的配置可能会对组合整体的规模扩张以及流动性产生影响,如果锁定期比较长,则不利于资产再平衡,换言之,一旦遇到不利行情就无法退出。

  赵晞指出,在灵活性之外,资产配置还要做到充分分散,策略上覆盖广泛,而且每个大类策略中还会细分子策略,比如债券策略中包含信用挖掘策略、利率择时策略、海外债策略、城投债策略等,产品形态上也涵盖公募、私募、保险资管等。此外,还需要在宏观研究的基础上去判断市场环境的变化对哪些资产更有利,对哪些资产可能不利,然后做出调整。

  对于近期股市的快速上涨,赵晞也提醒,需要注意近期股票的波动率也在大幅提升,投资风险有所放大。对于此前仓位较轻的投资者,建议谨慎追涨热点板块,仍应重点关注业绩确定性比较高的公司,并设置好止损等风控标准,执行投资纪律。

  从整个下半年来看,市场需要警惕的风险有美国大选可能带来的不确定性,包括大选前各方为争夺选票所采取的措施,以及大选结束后美国经济、外交政策上的变局;还有秋冬季可能出现的新冠疫情再次暴发风险。

  从非标债权到标准化产品,信托公司似乎正在经历一场灵魂深处的转变。从投行文化到资管文化,在顺势而为的过程中,也是对从业人员全方位的考验。

  有分析认为,未来的财富管理,要想得到高质量发展,更接近于帮助客户做配置,寻求解决方案,并且更加强调投资的底层逻辑。无论如何,不能只是去卖非标产品了。

  赵晞指出,其在与客户经理的沟通中也会强调扩大能力圈的问题,只会卖非标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未来必然会接触到标准化产品及客户的相应需求。换言之,谁越早去进行这种转型,谁越能够适应后面的竞争环境。

  或早或晚,该来的终究会到来。面对转型,无论是机构还是客户,难免会有畏难心理。不过,转型的压力不能只让一个部门承担,更多的应该是跨部门的合作。

  赵晞强调,对于投资部门来说,不能只想着高冷地做投资,必须要密切地与前台销售部门、后台运营部门及风控合规部门沟通,各部门是一个共同成长的过程。同时,还要了解客户的需求与困惑,然后一同去帮助客户进行转型。

  从客户角度,原来信托的客户都是买非标的,去尝试净值型产品还是需要观念上的转变。某种程度上来看,信托产品和银行理财的净值化转型所面临的困难都是差不多的。

  “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原来无风险收益率太高了。在以往,大家能够安安稳稳拿到年化8%至9%的收益率,也没有什么‘踩雷’风险时,绝对不会考虑投一个年化10%,但要面临波动的产品。”赵晞指出,在新的环境下,投资者可以更清楚地认识到风险和收益的关系。

  “需要补充的是,在这种情况下,投资部门选用长期在信托公司内部的团队往往更容易适应这种变化。”赵晞表示。


EA视讯

上一篇:对征求意见稿做了3处调整 “标”与“非标”资产

下一篇:【曝光】河北反应釜优质智能池底喷射器